镇江理科-荆睿:预料到自己会考第一

来源:大众生活 发布时间:2017-10-11 【字体:
       大众生活(51dzsh.cn)讯:

  前言:2017高考落幕,荔枝携手明月镜片与江苏13个地市学霸进行深度访谈。究竟学霸如何炼成?他们如何协调成绩与健康?继续往下看。

  

blob.png

 

  荆睿是个耿直的男孩,有着少年特有的春风得意和几分狡黠。当被问及是否会料到自己高考考第一,他笑说,“想过,真的想过”。

  毕业于丹阳一中的荆睿,在此次高考中取得了419分,拿到镇江市理科第一名,可他却是一名非典型学霸。他是学生时代最“欠扁”的那种学生,你发现他杂七杂八的课外书看了一筐,也偷偷玩手机,偏偏成绩却始终名列前茅。更“欠扁”的是,他还会煞有介事地分析,“一个学期下来,大概会有一次考不好,考不好一般都是小考。期中考、期末考一般不会失手。”

  妥妥地拉足了仇恨。

  

blob.png

 

  学霸是如何炼成的?

  作为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学霸,荆睿内心还是非常看重学习成绩的。

  在“脑回路”的漫画图里,他将核心一块区域分给了学习,又心情复杂地在旁边写了一个“唉”字。

  荆睿说,小学的自己成绩不怎么样,小升初进不了前10。进入初中后的一次期中考试,突然开窍考到了第一。

  “所以还是一种天赋在里面?”

  “我觉得有的,男生嘛,理科好,基本上就差不多了。文科虽然一开始会比较弱,但是补个几年,也就补上来了。毕竟还是有套路的。”

  荆睿喜欢说“套路”这个词,他认为高中的学习有很多套路。

  “数学卷子你抓住了套路,你就可以做下来了。如果它一变,变得难点就做不出来了,就现在数学卷子,反正就是这样子的。要不很简单,大家都做得出来,卡你步骤。要么就是他最后一道题很难,卡所有人。”

  比如英语的套路就是背单词,“英语我高一的时候感觉很好,经常考班级第一。然后我就早读课上睡觉了,晚读课也开始睡觉了。背不了单词了,就开始滑。那时候我就晓得有点严重了。考了两次平均分以下,差不多,就平均分,就开始背了。但那个时候有点晚了,所以我在家里也看四级词汇。”

  

blob.png

 

  千年老二也很开心

  学霸之路并没有走得很顺。刚进高中的时候,荆睿就听人说班里有个很学习很厉害的同学。

  “我说看我进去怎么吊打他。然后就被‘那个家伙’按在地上教我怎么做人了。基本上考不过他,真的考不过他。然后慢慢的就不争了。”

  这种心态促使自己慢慢地缩小和“那个家伙”的差距,从十几分到几分,可是直到分科两人不再同班,荆睿也始终没考过第一。

  千年老二反倒自得其乐。他笑着说,“对,很开心。

  不过,就算是千年老二,荆睿也一直有考第一的念头,像做梦一样。唯一一次考赢“那个家伙”,是因为对方后半面试卷没有写。

  “那个家伙”最后“去了隔壁(北京大学)”,荆睿说起对方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。

  整个高中生活在荆睿看来都是很开心的,在“脑回路”漫画里他给其中一块命名为“浪”,这是荆睿式的调侃。

  

blob.png

 

  父母:放养式管理,兴趣班不学奥数学乒乓

  荆睿的父母也似乎有点……非典型。在妈妈眼里,考好了自然是好事,考砸了也可以在家附近念大学,离父母近,这种喜和哀可以相互抵消。

  他评价自己的父亲,“他就是自己口头上是紧张,督促我什么,但是他实际行动上不会怎么样。”

  荆睿身上有种松弛且乐观的气场,这也许源于民主宽松的家庭氛围。报兴趣班的时候,荆睿原本打算规规矩矩报奥数,妈妈说不要,然后转手给他报了乒乓球。

  原来,从小老爸教他打乒乓球,但从不让他球,输的多了,荆睿灰心再也不想碰乒乓,妈妈看在眼里就专门送他去学,让他找回了自信。

  乒乓球后来成为荆睿的爱好,并且很骄傲,“差不多在我们学校,我就一个人打不过。半斤八两的样子。”

  高考查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在查到分数前,北大的电话先来了,但是此前他参加的却是清华的自主招生。荆睿心里有数了,自己的高考成绩应该不错。那天,爸爸非常狂喜,妈妈激动五分钟就平静了。因为录取通知书没有到手,“我妈又在那边紧张,紧张我那个填志愿没填好啊,那个系统出故障啊……”荆睿忍不住笑。

  

blob.png

 

  高中三年看了三四十本推理小说

  当与记者聊起喜欢的书时,荆睿滔滔不绝眉飞色舞。作为一个重逻辑的理科生,他对推理小说爱不释手,尤其钟爱东野圭吾,最喜欢的是《白夜行》。

  高一时,荆睿后桌的女生借给他一本东野圭吾的书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高中三年,每逢考试前他就会去买一本,一共看了三四十本。在学校的时候看“闲书”的时候,常常被老师没收,“高考完才敢问他要。”

  “不过我被收到一般都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,我自己的书一般比较小心。”他狡黠地笑。

  看大量的书却不注意保护视力,还常常晚上关灯后起来看书。荆睿从小学五年级起就与眼镜打上了交道。“反正就突然近视了,我也不记得”。

  前文中提到,荆睿是丹阳人,正如我们所知,丹阳是全国眼镜之乡,国内几乎80%的眼镜都是来自这里。他对家乡的“特产”显然十分了解,还直言自己的眼镜就是在姑姑开的眼镜店配的。提到这次活动是明月镜片赞助的,他仿佛见到了老朋友一般,说道“在丹阳的街上常常看到明月镜片的广告,明月是丹阳之光啊。”

  更令他开心的是,这一次,明月镜片还将为他全面检查眼视力健康,建立视觉档案,来跟踪未来大学四年的眼睛健康情况,并承包多种功能性镜片验配。

  

blob.png

 

  在荆睿的“脑回路”漫画里,最大最核心的一块区域,他写下了“想学习”,这是一个未完成时态。回顾高中三年,他遗憾没有学更多的东西,尤其是竞赛。

  在他的心中,想学习,比学到了什么更重要,永远保持好奇,也永远不止于此。

  (记者:李照 夏清 摄影:冯金同)

  在此次“看看学霸的脑回路”专题活动中,我们可以看到“近视”在高中生群体中已泛滥成灾。据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数据,我国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率均已超过7成。相较之下,美国中小学生近视率仅在10%左右。此次赞助品牌“明月镜片”在此呼吁广大学子,在学习学霸心得经验的同时,积极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,提升近视防控意识。为此,明月镜片也为学霸们在未来大学四年中,安排了每年一次专业的视觉健康检查、用眼咨询及配镜支持。

  

blob.png

【广告】